企业新闻
当前位置: 滦平米厘资讯>教育>赴美中国学生的学术融入

赴美中国学生的学术融入

发布时间:2019-11-30 18:32:15 | 点击次数:4960次

几年前,美国杂志《高等教育纪事报》(Chronicle of Higher Education)曾发表过一篇美国教授的文章,严厉批评在美国学习的中国学生没有积极参与课堂讨论,缺乏批判性思维。读完这篇文章后,我立即给这本杂志的编辑发了电子邮件表示抗议。

我指出,在我个人的教学过程中,中国留学生并没有表现出比美国学生更弱的批判性思维能力。虽然他们的英语口语不如母语为英语的学生舒服,但他们的一般观点表达得很清楚。经过训练,他们的写作能力也能很快提高。

公众对中国学生的批评不仅是歧视性的,而且忽视了外国学生在融入美国教学环境方面面临的共同挑战。我说过,中国学生突然被置于一种以美国教授和学生为主体的外国文化中,采取保守的观察和倾听态度,而不是积极参与课堂讨论,肯定是容易的。这种趋势在有东亚文化背景的留学生中更为突出。另一方面,美国学生很难在中国遇到类似的困难,因为大多数美国学生根本不擅长中文,不能和中国学生一起上课,而是集中在其他国际学生身上。如果我们把通过了中文标准的美国学生放在一个以中国学生为主要教学语言的班级里,美国学生也可能相对沉默。

抗议就是抗议。我自己对在美国学习的中国学生的表现是试图从两个方面客观地看待它。我发现我接触和教过的大多数中国本科生在很多事情上都有自己独立的观点。在出国留学之前,许多大学生都有过大量的课外阅读和社会实践经验。他们通过各种渠道获得了一点信息。到达美国后,他们还结交了许多当地朋友,出国旅游,博览群书,并有广泛的想法。盲目相信外国小学生不能批判性思考,不能融入外国社会生活,这似乎是一种偏见和不公平的指责。他们只知道他们都一直说中文。

与美国本土学生相比,中国留学生实际上更善于从两种文化的比较角度来看待许多社会、历史和政治问题。与许多从未出过国甚至除了国内和校园之外国内旅行经历有限的美国学生相比,中国学生拥有更丰富的经历、更广阔的视野和更多样的视角。因此,当中国学生参加课堂讨论时,一旦他们克服了语言和心理障碍,他们就可以表达许多观点,这些观点会让美国学生耳目一新。

在我看来,中国学生的短缺首先是缺乏严格的学术道德培训和对错误的个人责任。我曾参与处理三起中国学生被美国教授指控剽窃的案件。这里需要解释的是,剽窃不仅是中国学生的一种独特行为。在美国大学生中,作弊和剽窃也层出不穷。学校也有关于如何定义剽窃和引用的教育,并且有一个相应的系统来确保作弊案件得到公平审理。该过程涉及一名被控作弊的教授(类似于原告)、被控学生(类似于被告)、一个由教授组成的委员会和一个由几名学生组成的委员会(类似于陪审团)。在听取了双方的意见后,委员会作出了最后决定。

一些被指控剽窃的中国学生倾向于完全拒绝任何指控。不仅如此,还有一些人厚颜无耻地对美国人说,“我们在中国都这样做”。一名被指控剽窃的中国学生甚至公开指责学校没有提供更好的指导和“支付学费”。这种强有力的自卫不仅损害了中国在国外的形象,而且忽视了事实。此外,党下意识地完全否认了他的责任,这实际上在道德上是非常危险的。

中国学生面临的另一个问题是认知。事实上,一些学生可以很快掌握另类思维方法和分析方法,这些方法越来越接近美国高等教育所期望和要求的批判性思维。然而,一些学生被他们固有的认知所束缚,在学习过程中不断与“以前听到的不一样”和“以前学到的不一样”作斗争。

在了解中国的过程中,来自国内的外国学生起初自然认为他们知道的比美国学生多,但最后他们不得不承认,一些美国学生在仔细阅读和深入思考没有任何背景、从未到过中国、不懂中文的指定书籍和论文后,可以表达出对中国话题非常有见地的想法。

一方面,深入的批判性思维是美国教育中一种长期而持久的训练。对于学生来说,超越表面信息深入分析文本背后的逻辑和问题并不难。另一方面,虽然中国学生因为出生在中国而对国内情况和中国历史有了更好的了解,但美国学生的广泛阅读和文化的多样性和开放性使他们对欧洲历史和苏联/俄罗斯历史有了更好的了解,更不用说美国历史了。这些背景也非常有助于他们从人类共同经历的意义上理解中国,但这部分知识储备和深入解释能力对于普通中国学生来说是缺乏的。

另一个问题在于学术写作能力。事实上,在课后的谈话中,来自家里的学生,甚至在美国长大的第二代中国孩子都用一个声音对我说:我不擅长写作。有时他们甚至不能按时完成论文,因为他们不擅长写作,而且“有想法但不知道如何表达”。这类学生通常是中国儿童中经济专业的普通学生,数学专业的辅修生。我问他们,你能不写论文就学经济学吗?你真的需要写下你未来的工作吗?你不需要更多地了解社会和历史来学习经济学吗?我认为这种倾向与中国人迷信数学和统计学,忽视人文社会科学的思维和表达有很大关系。然而,这些学生最终可能会意识到,美国原住民相对于中国人的优势恰恰体现在思维和表达上。

在批改论文时,我发现在阅读材料的细节、丰富准确的引文、严谨严密的论证、深刻的解释等方面,美国学生中的大部分远远好于“不擅长写作”的中国学生。甚至自然科学专业的学生也非常擅长写历史论文。这使得中国学生对中国历史的了解比美国学生更多,只是在名称、地名和一般事件的常识意义上(这是自然的,真的没有什么值得骄傲的),但他们的深入分析能力极其薄弱。坦率地说:在中国历史的学术意义上,中国学生没有美国学生学得好。我曾要求一名中国学生在谈话中思考这一点。此外,如果你说英语写作妨碍表达,你确定你能在同一篇论文中用汉语写得好吗?结果,学生摇了摇头。

在课后与中国学生的交谈中,我发现国内中等教育仍然缺乏人文社会科学的学术写作训练。叙事、说明文和议论文的分类在中国大陆的中学作文训练中仍然很流行。历史考察中的文章问题和材料分析需要分段讨论,但它仍不是一篇具有实证研究性质的完整文章。事实上,上述三种主要的中国风格都不属于美国学生在高中就已经熟悉的社会科学“研究论文”的范式。

这种中国式的分类不仅将主观判断、推理与客观描述和引用相分离,而且缺乏在图书馆检索数据和证据以及进行独立研究的训练,这导致一些中国学生错误地认为“写论文”就是“发表评论”。同时,规范引用和注释方面的培训也严重缺乏。一些学生已经不愿意详细阅读一本书,他们首先要问的是“胖罗”是如何工作的。这种思维能力的弱化将进一步导致中国学生进一步将经济学、数学和统计学视为他们梦想中的“擅长数学”的舒适区。然而,一旦经济系的某门课程也要求写论文,他们的信心就会立即受到低分数的打击。

目前,在美国学习的年轻学生的生活和心理障碍越来越受到关注。在加强他们的心理承受力和独立生活能力的同时,应该注意的是,他们学习中的不适应是一些学生厌倦学习和辍学的重要原因。在注重通识教育和文科均衡发展的美国高等教育体系下,单纯依靠“好数学”而回避人文社会科学的相关文化背景和学术写作是不现实的。毕竟,出国留学的目的是学习知识和自我提高。与其要求和指责美国大学没有以“顾客”甚至“黄金所有者”的心态提供更好的生活和心理帮助,不如直面弱点,积极提高自己,而不是逃离舒适区,给人留下中国学生和美国文化与美国大学不相容的印象。事实上,最近一项关于美国高等教育的研究公开(部分)指责太多亚洲学生导致常青藤联盟大学历史的衰落。这意味着亚洲学生除了对“有利可图”的专业不感兴趣,而且已经摧毁了美国的古典教育传统。我认为这值得中国父母思考。

本文转载自吴国和卞川先生的《爱的思想网》。本文是作者的独立观点,并不代表芥菜堆的位置。请联系原作者重印。

彩票江苏快三 幸运农场购买 足球外围 500万彩票网